乌鸦先生汪汪汪

长期蹲冷坑,坑多,偶尔诈尸,慎fo

绘圈文圈都混的渣渣.
这里乌鸣
想扩列扩关
企鹅号1398714601
欢迎扩列,欢迎磕唠
列表缺你,不来吗♡

元旦快乐!
悄悄摸鱼((瞎糊糊
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我们家情敌的鱼摆摆

嘿嘿嘿:

非洲双子【bu】
我爱大长腿我今后会努力画好看点的大长腿的!!!!!【ni】
啊啊啊双子原来多可爱啊啊啊啊

#搭档三十题#

1.日常的斗嘴
2.(总在奇怪的地方)思想一致
“你看那边有个美人”
“可惜胸太小”
3.之间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4.最佳战友
5.最恐怖也是最糟糕的组合
6.看似的不和
7.“没有什么能比你更重要”
8.生死之交
9.无与伦比的默契
10.好像只要有你在我就什么都能办到
11.“恋人这玩意儿没了还能再找,可搭档这一辈子我也就这一个”
我可不敢丢。
12.有时候一怂就被对方嘲笑
13.有仇一起报,有劫一起抢
14.能够将后背交给他
15.住在同一个房子里
16.赖床
17.懒癌晚期
18.关于谁来做饭的每日必争
19.最后还是叫了外卖
20.绝对的信任
21.异体同心
22.紧紧交握的二手
23.比任何人都重要的存在
24.绝不放弃的你的生命
25.约定
26.绝境
27.“相信我。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28.知道亲眼所见的自己的搭档的心脏被子弹贯穿的一刻的感受吗?
心脏和他一起停止跳动,还是本来自己所设想的共同铸建的未来分离崩析?
——已经怎么样都好了。
29.记忆中的『请连带着我的份儿一起活下去啊小子』 “友谊…” “天长地久。”
30.“未来的路,希望能和你一起走。”

君臣三十题

转到lof外请告知♡谢谢(love)

1.与生俱来的默契
2.为君而生,为君而死
3.献祭毕生的忠诚
4.尽其所能地辅佐
5.私下是挚友的关系
6.注视着君主一步一步走向王座
7.行礼
8.“从未后悔”
9.为您加冕
10.鲜血铸就王冠
11.您将会是举世无双的王
12.代替
13.俯视大地
14.意见与决策的统一
15.心脏之上的位置
16.时隔多年再次相对的双目
17.“我从来都没有恨过您(你)。”
18.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19.信念与信仰
20.永不背叛
21.仅仅是信任
22.紧紧相握的手
23.胜利的号角吹响,
漫是废墟的战场,你举起帝国的旗帜。
“吾皇万岁。”
24.帝王不死,我亦永生
25.我独一无二的王
26.我是您的臂膀
27.您与我共同铸建的帝国
28.永垂不朽的神话
29.“我必追随您永生永世。”
此誓也必将永磨不灭。
30.您是我毕生的荣耀

无意义虐本命30题

夏暴雨:

铃堡守门大爷: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中枢性高热




2 伴随终身的童年阴影




3 冰锥额叶切除术(ice-pick lobotomy)




4 手腕骨折




5 无法自制地哭泣




6 囚禁




7 当众羞辱




8 抢救室里




9 抢救室外




10 脑震荡




11 紧张性不动状态(tonic immobility)




12 垂死挣扎




13 失血过多




14 胸膜炎




15 被迫失禁




16 彻底绝望




17 听力损伤




18 热水,浴缸,刀片




19 以身体取悦他人




20 呼吸功能衰竭




21 注定失败的努力




22 回光返照




23 肺部穿刺伤




24 刑讯逼供




25 非自愿性行为




26 药物戒断综合症




27 溺水




28 严重扭伤




29 遗传性精神分裂症




30 极度疲劳


存.无题.
—亲爱的,请你相信,黑暗的尽头,永远是光明。

在昏暗的灯光的映照之下,这个少年的面孔显得比躺在棺材里的尸体更加苍白无力.他扭头扫了Krad一眼,仍旧是不带着任何表情.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笑.他扶住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问调酒师点了一杯酒.
“我也要喝.”Krad睁着圆圆的眼睛瞪着他.
“小孩子不能喝酒.——要不,来杯果汁儿?”
少年话语里带着明显的拒绝了他的请求,Krad白了他一眼,视线望向其他地方.这个人不也没比自己大多少.Ssengnihton无奈地笑了.也不知道他这些是和谁学来的.
良久,Krad觉得不太对劲,扭头却看到哥哥一直在望着前方发呆.他嘴角扬起的弧度在一点一点缩短.
——他好像很不安地在思考什么?
不不不,不是不安.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绪.
...他在悲伤.
因为什么?
这是从Krad有意识起第一次看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流露出这样的情绪.与他的年龄不相符的深沉的表情让人觉得他小小年纪便见证了沧海桑田一般——不过这个半大点儿的孩子只是在担忧自己的亲人罢了.他刚想开口,询问他发生了什么.Ssengnihton却忽然张了张唇阻断了他的话语,似乎想要说什么,扶住手边的玻璃杯抿了一小口.苦涩而锐利的酒刺激着舌尖,他却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一样.
“小先生,我想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话了.”他没有将目光移向Krad,而是继续盯着他的天花板,一边用手指有节奏的击打着桌面.krad皱了皱眉,歪了歪小小的脑袋,不太明白自己的这位哥哥是什么意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像是患了什么病一般惴惴不安起来.
krad没吭声.他耐心地等待着他一直以来所敬爱的哥哥接下来的讲话.
“还记得吗.”他微微眯起双眼,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像是坠入了深海,开始在回忆什么.“不过你不大可能记得了.那时候你这小家伙还连我的的腿那么长点儿都没呢.”
“当然,你现在也差不多就这么高.”
krad撇了撇嘴.“以后我肯定长得比你高.”因为小感冒而有些嘶哑的稚嫩嗓音听起来分外可爱.
Ssengnihton揉了揉Krad的金色的短发.开始讲一个故事.
“你尖着你的小嗓子嚷着要我带你去森林里玩.我想了半天,最后答应了.因为你这小混蛋实在是很烦人.”
到黄昏的时候,我们遇到了狼群.那时候你是尖叫了出来,好像能震碎我手里几乎快要握不住的剑.”Ssengnihton抬手,缓缓举起调酒师送至他面前的酒咽下一口,浓烈的色彩好像要将他整个人吞没.“我们都没能阻止狼群的靠近.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吧.说起来,我的手腕上现在都还留有当时的爪印呢.”
说着,他朝Krad挥挥他的左臂,左手腕上裸露的皮肤一道如今已淡化的疤痕印刻着.“凑巧的是父皇的军队在那时候赶来了.成功的救下了我们两兄弟.”
“那是父皇第一次责骂我.他气的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我能看到他眼睛里快喷出火来了.”
说着,他用鼻孔哼出气来,像是在嘲笑.
从他开始回忆的那一刻起,krab就一直无比专注地注视着他.Ssengnihton或许是有那么一点怨恨他的.这算是他在埋怨这位可爱的弟弟吗?怨恨如果不是他的提议,就不会发生吧.
Ssengnihton知道自己不应该把错归咎在这个半大点儿的孩子身上.他纤长的手指划过的玻璃杯的杯沿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的光.
Ssengnihton平日里的话不少,但也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没头没脑滔滔不绝地胡乱扯了这么一大堆——他几乎从不说废话.
“nihton...”
“你这臭小子.好歹叫声哥哥啊.”nihton的笑使得他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少年.
“那时候,我想我还是很害怕的吧.不然怎么会连剑都握不住了.”
“万幸的是你那时的伤不重.”他抬手用手掌覆住了自己的唇,食指上下缓缓摇动.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静默半晌,他再次动了动唇.“好了.无聊的过去与家常式的废话就到这里吧.”
Krad猛的抬头.
“我啊...要离开这里了噢。”nihton微微眯起双眸,然后转过头,光轻轻打在他的后背,使Krad无法看清他此时的表情。“我亲爱的弟弟,”
他却又突然回过头来,那份还有分毫稚气未能脱去的脸蛋夹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nihton的一只手忽然搭上他的肩,仿佛是印证着他之前的种种不安,玻璃杯被碰到地上碎裂得不成型,酒馆里忽然有人倒下了.Krad无比清晰地看到了他的面庞,他知道那是谁——就在刚才他还是个活着的小商人.他的腹部被小刀贯穿,比冰霜更为寒冷的锋芒很快就被那猩红的血液所掩盖,地毯的鲜红被染的更加纯粹.男人和女人都在这一时刻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仿佛还能把地上的玻璃渣划得更碎.
Krad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他的面色变得比这具躺在地上的死人更显得苍白,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和腿都在颤抖.是同那天遇到狼群时一模一样的感觉.他颤抖地张开双唇,想要尖叫,但他并没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他有很多想问nihton的事——
“睡吧。”
“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Ssengnihton没给他这个机会.
再然后,他缓缓启唇,双唇一开一合,没有发出往常Krad那个所熟悉的嗓音.但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然后,那双手覆上了他的双眸.
再见.
nihton说.